新闻详情

        字号:   

        医保全民覆盖实施难 众口难调

       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2年6月14日 14:37

        摘要:

        10月14日,《关于深化医药体制改革的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掀开“盖头”。18日,是新医改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的第5天,国家发改委征集到的意见数量直线上升。截至18日零时,仅来自网络的意见就达1万余条。同时,数以万计的网民仍在各大网站相继跟帖,讨论“医改”。

        走向全民医保是亮点   “有什么别有病,没什么别没钱”,大病返贫,已经成为一部分人的共识。许多人多年的积蓄,还不够治疗一场大病。新医改意见稿的第三款明确指出,医改的目标是完善医药卫生四大体系,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,即“公共卫生服务体系、医疗服务体系、医疗保障体系、药品供应体系”。   “我认为最大的亮点就是加快建设医疗保障体系。”北京师范大学医改方案主撰稿人,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新医改课题组组长、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表示,意见稿第六项中的“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保障体系”,就是指走向全民医疗保险。   顾昕认为,走向全民医保就能解决看病贵的问题,至少能够在短期内缓解。“看病、吃药的大头,慢慢随着筹资水平的提高、保障水平的提高,大头由医保机构来付,我们看病就不贵了。所以走向全民医保是非常重要的,是改革的突破口。”   “全民医疗保险制度的特点就是老百姓需要缴费。但是,与以往有所不同,意见稿第一次将所谓‘补需方’   的措施纳入。”顾昕指出,其实“补需方”本身是一个新的原则和思路,将这一点写入意见稿,也正是新医改之新的一点体现。   “方案提出‘全民覆盖’,这是个新提法。”著名医改专家、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李玲也表达了相似的看法。她认为,意见稿里这一点给她印象最深,也是她最关心的一块。   对于怎么覆盖?顾昕认为,这一目标的实现基于现有的三大公立医疗保险,即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、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,加上城乡医疗救助制度,共同组成基本医疗保障体系,分别覆盖城镇就业人口、城镇非就业人口、农村人口和城乡困难人群。   李玲认为,即使“全民覆盖”,政府也完全可以承担,据估算总费用在6000亿元人民币。她说,目前政府的投入在逐步加大,但还不到2000亿元,未来比较合理的是政府、企业、个人各负担1/3。随着经济的发展,个人负担“降到不超过20%比较合适”,而目前个人承担的费用超过50%。   “公立医院的改革也是关键。”顾昕指出,公立医院改革是重点之一,也是难点之一。值得称道的是,意见稿明确了公立医院改革的指导思想,同时明确了具体的改革战略,即“建立和完善医院法人治理结构,明确所有者和管理者的责权,形成决策、执行、监督相互制衡,有责任、有激励、有约束、有竞争、有活力的机制。”   但李玲对此并不乐观。她指出,意见稿里,在公立医院的定位上其实有一些前后矛盾的地方,如何把政府的投入真正有效转化成老百姓的福利,而不会在中间环节流失,这些都是难点。   利益团体众口难调   目前,来自官方的最新消息称,有关部门正在抓紧制定5个重点改革配套文件,包括:基本医疗保障制度、国家基本药物制度、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、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和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等内容。   虽然具体出台尚没有时间表,但显然来自官方的这些消息,正在慢慢消弭民众对意见稿“看不懂”的不满。   从网站公布的部分建议看,网友从医院收费、医药分开、振兴中医、基层医生、医药贿赂、民营医院、医疗保险、异地医疗等诸多方面提出了自己的意见。   新医改的最终目的是要让老百姓得到实惠,而老百姓最直接的表达方式就是“我看病,谁帮我埋单?”在医改专家、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卫生经济与管理学系主任、北大医药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国恩看来,这个问题意见稿给出的答案是明确的:政府来埋单。也就是要实现人人享有的全民医保。   但是怎样才能真正实现全民医保,律师董正伟认为,“意见稿缺乏相应的路径”。   顾昕认为,要真正实现全民医保,关键是推进医疗保障体系筹资制度和付费制度的完善。   刘国恩认为,深化改革的难点,也就是实现全民医保的一个关键点就是服务供给。即服务由谁来提供,药品由谁来生产、谁来流通等方面的问题。医学 全在.线提供   “改革开放30年,各行各业都在突飞猛进,惟独人均医疗资源尤其是万人医生数不仅一点儿没有增加,反而在减少。”刘国恩指出,在目前国内对医疗服务需求不断增长的情况下,如果医疗服务跟不上,即使实现了全面覆盖,也有部分老百姓享受不到医疗服务。因此,他认为如果新医改方案不能最大限度地调动社会资源,不能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,不能保证包括医药机构及人员的可持续发展,那么前面提到的目标,将“都是废话”。   与刘国恩相呼应,来自医务一线的部分医生呼吁应重视医护人员的劳动价值。而来自全国各地30余家医药行业协会负责人,也联名签署了一份建议书,建议完善国家基本用药制度和药品定价机制、改变现有的药品招标办法等等,以期让企业能在改革浪潮中实现可持续发展。   刘国恩还表示,新医改不可能一蹴而就。医疗卫生这个产业不同于其他产业,在这个领域,医疗服务的产品既有公共产品的属性,又有一般商品的属性。他指出,“这两个一搅合在一起,使得这个行业的改革比其他行业更要尖锐,更要困难”。   对于这点,国家医改协调小组以及国家有关部门早就有共识。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下设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的新医改课题组,在组成之初就被赋予了使命,在这个注定不会一蹴而就的新医改过程中担任“反面”角色,直至2020年,这个期间,课题组要通过调研不断提出反面意见。   征求意见稿生涩难懂   医疗改革一直是一场攻坚战,也一直是老百姓关注的焦点。因此,新医改意见稿广开言路、吸纳民智,充实、丰富、完善显得更为迫切。许多人也被激发了提意见、献智慧的热情,但在看完方案后却表示理解上有困难。   早在两年前新医改意见稿就开始酝酿。当时,由国家发改委牵头,卫生部,财政部等16个部委组成的国家医改协调小组成立,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复旦大学等高校和其他研究单位也先后接受委托,起草医药体制改革方案,共形成10套方案。   如今,在这10套方案基础上脱胎而出的意见稿,竟然变成了一部让大部分国人看不懂的“八股文”?就连刘国恩教授也表示,“我看得懂,但是费了点力气”。顾昕教授也指出,意见稿很多论述支离破碎,仿佛构建了一个迷宫。“在很多老百姓看来‘生涩难懂’,中央电视台评论戏称应该配上说明书,的确如此。”   对此,发改委官员回应说,征求意见稿是在国内外10家机构各自独立完成的不同“新医改方案”的基础上综合而成的,一方面概括性的内容多且相当完备,另一方面具有相当的专业性。普通老百姓确实不容易理解其中的很多内容。

        所属类别: 行业新闻

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